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_跟两个男人同时做真爽(图)

时间:2020-11-17 21:25来源:互联网作者:新闻热点
  眼瞅了,两人就要身体就要有了接触。

  却没想到就在这一瞬间,门口响起了敲门声。

  刘大哥,你这大白天不开门看病,关门干啥?王然好奇的看着这紧闭的大门,她感觉这几天身体不舒服,准备来老刘这开两副药。

  这可苦了刘为民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这样被打破。

  李悦对这个男女之事确实懵懵懂懂,但是也是知道廉耻,如果被人看见她这幅模样,肯定是不行的。

  小悦没事,咱这是看病,不着急,穿好后出来就行了。老刘乘着李悦愣神的空档将裤子穿好,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。

  李悦点点头,红着脸将裤子穿好。

  这有人来拿药,这事儿是做不成了,老刘摸摸李悦的脑袋,我们已经成功一半了,别担心,这件事我们都保密,下次你再来找大爷帮你。

  好,我下次再来找你看病。李悦感激的看着老刘,说完就往外面走去。

  老刘将诊所的门打开,让王然进来。

  我说这怎么回事,原来还有病人啊刘大哥。王然看见李悦跟着刘为民从里面走出来,也没多想。

  是啊,小姑娘身体不舒服,我给看看。刘为民说完还对着一旁的李悦嘱咐道,回去注意安全。

  李悦点点头后就离开了诊所。

  王然说了自己的症状之后,刘国华熟练地将药包好递给王然。

  现在他可不想多看王然一眼,毕竟自己的好事都被王然给打乱了。

  等人走后他就开始准备做饭。

  他这座诊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两层小楼,虽然看上去有些老旧,可质量杠杠的。

  因为他坐冤狱的缘故,上面怕他闹事,给大家找麻烦。

  所以对于他开设诊所的营业执照审批很快,基本上没有花多少钱,要是别人去申请的话,没有二三十万,诊所的执照是办不下来的。

  有时候想到这,刘为民心里突然觉得这几年牢也没有白坐。

  作为一个老光棍,刘为民吃饭完之后,穿着他那一身白大褂,坐在诊所门口惬意抽着烟。

  真是舒坦啊!刘为民抽着手里的香烟,眯着眼睛望着落下的夕阳忍不住感叹起来。

  因为这几年冤狱,上面害怕事情曝光牵到大家,所以对刘为民的赔偿都很显诚意。

  不仅给他办理了诊所营业执照,而且光是赔偿金就有六七十万。

  俗话说手里有钱,心里不慌。

  现在他房子有了,钱也有了,就差一个婆娘了。

  刘为民寻思着自己年纪也不小,是该找一个女人结婚生孩子传宗接代了啊!

  可惜李悦那丫头就不错。刘为民想起刚才李悦雪白的身体,顿时忍不住心里一阵意动。

 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李悦年龄相差太大,人家一个小姑娘,怎么会愿意陪着自己这个糟老头子过一辈子呢!

  过几天,让龙媒婆帮忙问问。刘为民抽完最后一口烟之后,扔掉手里的烟蒂,脑海里忍不住寻思起来。

  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,再耽搁下去恐怕就生不了孩子了。

  老刘,不好了,出大事了!这时候,一位比刘为民年纪还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过来,朝刘为民喊道。

  陈大孔,出什么事了?诊所里,刘为民望着眼前神情急切的陈大孔开口问道。

  陈大孔他们这个村的村长。

  刘为民所在这个镇,位于南元省东怀乡,华明镇。

  人口也不过上万,而且还分布在周围十里八乡。

  在镇上生活的人也不过才一千多人,加上年轻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诱惑,大多数都选择外出打工。

  所以留在镇上的不是不是老弱妇孺,就是正在读书的孩子。

  而因为人口的减少,所以镇政府都已经迁往县城,所以华明镇虽然号称是镇,其实和村差不多。


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_跟两个男人同时做真爽(图)

  身为村长的陈大孔跑进诊所之后,一脸着急朝他喊道:老刘,你赶紧去王家看看吧!王家出事了。

  王家出了什么事?刘为民听见这话,立马从板凳上站起来,抓着陈大孔的手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  大家乡里乡亲的,左邻右舍,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帮忙。

  特别是刘为民经过这次冤狱之后,对于这些东西更为看重。

  子欲养而亲不在!

  虽然他现在生活变好了,可是一想起因为他去世的父亲,刘为民心里满是悲伤,如果自己没有蒙冤入狱,或许自己的父亲就不会死。

  这也是为什么他不顾乡人们的闲言碎语,选择留下来的缘故。

  老刘一脸严肃的点点头,看来是没错了,你现在这个病已经被转移到这里,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快将里面的东西排出来。

  你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,被我这样弄着肯定会有感觉,老刘心里暗喜。

  我们按摩加快吧。老刘面上十分正经,借着治病为由,将手堂而皇之的伸进李悦衣服中,开始挤按起来。

  嗯~谢谢,大爷。在这样双重的冲击下,李悦不自觉的叫了出来。

  现在的李悦对男女主是确实是一窍不通,被老刘这样袭击胸部还没有一点防备之意,反而觉得害羞,真以为是在治病。

  可能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样触碰,她感觉自己身体像被抽空了一般,有些呼吸困难。

  小悦别见怪,大爷这也是为了治病,免得你涨得难受,为了更快的将东西排出,我们只能这样,你应该不会怪我吧?

  老刘敏感的察觉到李悦有些排斥,为了不让她反感,老刘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一番,减慢手上的动作,温柔的按摩着她的肌肤。

  本来李悦确实有些疑惑,我下面生病怎么还要抓我的胸部,现在被刘大爷这样一解释就全明白了。

 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,刘大爷说的确实很有道理,处处在为我考虑。

  我明白大爷是为我好,你再快点吧,我忍受得住。现在的李悦已经被刘大爷弄得大脑一片空白,而且刘大爷动作越快,她就感觉越舒服。

  老刘眼瞅着李悦一副情动的模样,可把他给高兴坏了,那双长有老茧的手在李悦身上游走着,柔软的触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神经,以及最后一丝理智。

  不愧是没干过活的小丫头,这皮肤摸起来就是跟那些妇人不一样,摸着真舒服。

  老刘享受着自己的手摸到的触感,不一会就听见李悦因为可望被挖掘出来而发出的声音,这种声音有种魔力,将他整个人都漂浮起来。

  再看看李悦现在,被老刘按摩着,开始憋得满脸通红,难受得要命,可现在,大概是被刘大爷的按摩给引起了内心深处对那事本能的渴望,竟然变得舒服起来,开始配合着刘大爷的手对自己的按摩。

  李悦觉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点燃似的,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,一种无法描述的东西也跟着感觉出来了。

  大,大爷,你看看,是不是那个东西出来了?

  老刘压制住自己的渴望,心中有些激动,李悦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。

  没错,是出来了,看来我的按摩手法相当管用。老刘擦擦手,目光死死地盯着李悦的身子,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出来,这东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疗好的。

  还没出来完?李悦一听还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,被转移了注意力的李悦,完全忘记现在还没有提上裤子,她斟酌片刻,那大爷,你能再帮我排排吗?

  老刘眼珠子一转,自己都这样弄她了,她还愿意相信自己说的话,而且一点异常都没发现,自己现在难受的厉害,看来要来点真枪实弹了。
 
微信公众号